当前位置:蔡店新闻 > 综合 > 解除包办婚姻、“童养媳”成全国人大代表……过去70年,湖南女

解除包办婚姻、“童养媳”成全国人大代表……过去70年,湖南女

2019-11-08 21:31:08 热度:451

70年来,中国妇女事业始终与党和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代又一代的妇女为中国的建设、改革和发展做出了开拓性的努力和贡献。在中华民族从站立、富裕到强大的大跃进中,中国妇女的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今天的《妇女日报》计划推出一篇专题报道《光荣与梦想:湖南妇女工作70年》,以及今天的第一篇《光荣1953:湖南妇女的崛起与希望》。

1953年2月20日早上,农历正月初七,春节的欢乐依然徘徊在大街小巷。参加长沙首届湖南省妇女代表大会的1500多名女性代表已经开始兴奋而紧张地开会。

在这次妇女代表大会上,湖南民主妇联(现称湖南妇联)正式成立。湖南省妇联(以下简称妇联)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省各族各界妇女团结起来,争取进一步解放的社会群众组织。它也是党和政府与妇女群众之间的桥梁和纽带。

1953年注定会给新中国湖南妇女运动的历史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年,湖南民主妇联的成立给了全省妇女姐妹一个温暖的“新娘家庭”;也是在这一年,婚姻法的实施成为一种热潮,给予女性同胞婚姻自由和选择丈夫家庭的自由。今年以来,妇女能够参加党领导下的大选,这表明过去受压迫的妇女可以成为新中国的主人。

随着民主妇女联合会的成立,妇女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庭。

1949年8月5日,长沙成功解放。中国共产党湖南省委员会立即成立了妇女工作委员会。8月20日,中共中央任命董春为省妇女委员会秘书。当时,省妇女委员会位于长沙市东区玉泉街45号,与市妇女委员会同地办公。

湖南首届妇女代表大会代表佩戴的徽章

1950年5月29日至31日,湖南省首届妇女代表大会召开,170名妇女代表出席。会议选举省民主妇联筹备委员会,选举董春为主任,易苏祥、唐迪华、周中为副主任(1952年1月,省委任命薛瑞为副主任)。会议通过了《湖南民主妇联暂行章程》。

湖南民主妇联首任主任董春

在组织建立省级民主妇女联合会的过程中。筹备委员会既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也没有干部。然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东大姐”。她带领妇联干部谦虚自立。为了召开全省第一届妇女代表大会,董春甚至亲自将会议通知发送给妇女代表,征求她们的意见和信息。

1953年2月20日至24日,湖南省第一届妇女代表大会在长沙举行,共有1500名代表参加。易苏祥致开幕词。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周惠、省委副书记袁仁元和长沙市副市长向德致词。会议通过了省民主妇联筹备委员会主任董春撰写的《三年来妇女工作总结及未来方向和任务》报告,选举产生了省民主妇联第一届执行委员会,正式成立了湖南省民主妇联,讨论修订了《湖南民主妇联章程》。宪法规定,该协会的宗旨是:“团结全省各族各界妇女,积极参与祖国的各项建设事业,保护妇女权利和儿童权利,提高妇女意识和能力,实现男女平等,争取妇女的彻底解放,团结全世界热爱和平的妇女为世界和平而奋斗。”

第一次执行委员会会议选举董春为省民主妇联主任,易苏祥、周忠忠、薛瑞为副主任,选举代表出席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会议还通过了一项宣传和实施《婚姻法》的决议。

为了实施婚姻法,妇女可以选择自己丈夫的家庭。

首届湖南省妇女代表大会通过的《婚姻法》的推广和实施,是被压迫妇女漫漫长夜的第一道曙光。

96岁的前湖南妇联副主任刘贤梅在今天的《妇女日报》/凤凰网上回忆了妇联的工作

1950年5月1日颁布实施的婚姻法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法律。96岁的前省妇联副主任刘贤梅(音译)告诉今天的《妇女日报》/凤凰网,尽管婚姻法的宣传和实施取得了很大成效,但在一些地方,包办婚姻、买卖婚姻、干涉婚姻自由、虐待妇女等现象仍在发生,尤其是妇女遭受酷刑或被迫自杀的现象。

1951年9月,省妇联向省委和省政府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反映了婚姻法在各地的执行情况和妇女遭到破坏的问题。同年9月至11月,全省开展了婚姻法检查宣传活动。在检查工作中,我们抓住了具有重大教育意义的典型案件,举行了五次公开审判会议,判决了一批虐待和杀害妇女的罪犯,处理了2000多起婚姻案件。1952年12月27日,湖南省人民政府成立了“湖南省婚姻法实施委员会”,负责领导全省婚姻法的实施。董春担任副局长。

1953年,湖南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婚姻法实施宣传运动”。根据省委关于“动员全党党外一切力量,发动大规模、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使婚姻法广为人知,深入人心,从根本上摧毁封建婚姻制度,建立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新型民主婚姻制度”的要求,省妇联印发了10多万份婚姻法宣传材料,分发给基层。所有宣传部门都采取了不同的形式来配合宣传工作。新华书店已经推出了69万册《婚姻法》。省级通俗图书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婚姻法》读本和《七言歌》,深受群众欢迎。《新湖南日报》(现称《湖南日报》)也开设了一个专栏,鼓励该省10家地方报纸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

刘贤梅告诉记者,《婚姻法》的大规模实施和宣传运动在全省人民心中树立了正确、先进的婚姻观,如“虐骂妇女是违法的”、“婚姻必须双方自愿”、“寡妇可以自由再婚”。从《婚姻法》的实施和宣传运动开始,妇联一直在开展男女婚姻自主权的宣传,并调查研究《婚姻法》的实施情况。在全国范围内,旧的婚姻制度已经被废除,新的婚姻关系已经逐步建立。举行了有大量观众参加的新型集体婚礼。男女自由婚姻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

衡山县有一个叫严慈云的女人。当她13岁时,她嫁给了一个比她大20多岁的有身体缺陷的男人。她经常因为没有孩子而受到虐待。宣传婚姻法后,严慈云不顾丈夫家人和新娘家人的阻挠和毒打,去区政府办理离婚手续,从而解决了终身痛苦。

来自沅陵的12岁男孩沈正,在听了老师对婚姻法的宣传后,回到家中找到了母亲,并毅然将童养媳送回了家。邵阳县新田铺镇的张度家有三个女儿。三女杜田蔡颖11岁时被安排嫁给一个哑巴。杜天英几次拒绝回她母亲家,张度总是坚定地把女儿送走。村里举行了妇女代表大会后,张度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第二天带女儿去区政府办理解除婚姻的手续。

参加大选,女性最终可以掌权

自首届湖南省妇女代表大会召开和省民主妇联成立以来,在党的领导下,妇女参政的渠道不断拓宽。从1953年7月到1954年5月,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基层选举在全国范围内举行。全省推行普选已成为湖南妇女最广泛的政治实践,激发了她们参政的热情,也给了湖南妇女更多参与新中国建设的信心。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把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作为自己的目标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赋予新中国男女平等的政治权利。1953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明确规定,妇女享有与男子同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刘贤梅告诉记者,新中国成立前,妇女没有社会地位,更不用说政治地位了。有些人甚至没有基本的个人自由。更过分的希望是男女享有平等的权利。大选之初,大多数女性认为“女性不关心事情”,因为旧社会的女性不关心家庭和外交事务,她们无权过问政治思想。他们也害怕参加推迟生产的选举,并且忙于家务,所以他们对普选的工作漠不关心。

董春曾在《湖南选举简报》上发表过一篇题为“广泛发动妇女参与全民选举运动”的文章。他谈到了一些女性一开始不愿意参加选举的情况——鲁西县天门镇的一位女性周劳雷尔(Zhou Laurel)认为:“选举也是一顿饭,而不是选举也是一顿饭。妇女不能直接或间接当选。这个女官员也不能这么做。张三和李四不一样吗?有哪些选择?”有些人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有一个老板(丈夫)!”许多人缺乏男女平等意识,封建残余严重阻碍妇女参与选举活动。

湖南省委、省政府做了大量工作来动员妇女参加选举。1953年3月30日,成立了包括民主妇联主席董春在内的选举委员会,具体领导全省的选举工作。省民主妇女联合会还发布了《关于发动妇女参与大选运动的意见》进行部署。妇联组织加大宣传力度,编制和重印各种宣传材料,组织妇女学习,动员妇女参与各方面的选举。除了通过男女平等原则激发妇女当家作主的想法外,还应注意解决她们在听报告和照顾孩子方面的实际困难。

《新湖南报》曾记录了在选举委员会的主持下,长沙市北区妇女热情参与选举的盛况:“有些人把孩子放在家里,由老人和大孩子照顾,或者轮流和邻居一起听报告,互相帮助照顾孩子;有些人把孩子带到会场,婴儿由母亲抱着,蹒跚学步的孩子在会场附近建立了一个大规模的免费临时托儿所,这样妇女们就可以静静地听报告了。”

通过各种形式的选举,充分调动了女性选民的积极性。邵阳市第五居民委员会的妇女在选举会议的第一天安排家务。在吉首,许多年轻的中年妇女把这位老妇人带到了选举地点。衡阳76岁的老太太唐忠秀在雨中参加了选举。她说:“活了70多年后,只有毛主席的领导才能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权利。我们怎么能放手呢?”

到1954年4月,湖南省的基层选举已经成功完成。在大选中,该省90%以上的女性公民参加了基层选举。地方基层妇女代表大会的许多重要成员、许多杰出的妇女互助小组组长、生产专家和各方面的杰出妇女都成为了人民代表刘贤梅说,在她曾经工作过的衡阳,还有一位童养媳康菊英(Kang Juying),她是由乡镇到县、县到省、省到北京的人民选举出来的,成为了光荣的NPC代表。

李莉,《今日女性日报》/凤凰网首席记者

编辑:小白

北京28下注 中国一分彩 特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