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蔡店新闻 > 综合 > 从农民工到产业工人:广东开发第二次“人口红利”

从农民工到产业工人:广东开发第二次“人口红利”

2019-11-08 20:07:15 热度:2602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

记者陈洁·贾珠在广州报道

编辑李波

16年前,从河南老家来到广东工作的黄斌无法想象自己的工资从第一份工作的400元涨到了现在的8000元,而且税后工资还在。

今天,他在东莞中基专用汽车有限公司做了很多工作,并试图通过培训从一名焊接技术员转变为一名更全面的机器人编程技术人员。

在此之前,黄斌已经成功地从一名普通工人转变为一名熟练的焊接工人,工资不断“跃升”。

以黄斌为代表的普通工人的转型,已经成为广东产业转型背后的关键“谜题”之一。

“现在公司雇佣的普通人才越来越少。过去,他们中的许多人依靠人力。现在他们依靠机器。毕竟,机器可以一天24小时工作。企业招收高技能工人,工资可达6000元、8000元以上。”智通人才连锁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采取了开放、务实、包容的态度,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稳定劳动力流入,为广东经济发展带来了充足的劳动力资源和人口红利。

广东省统计局的统计显示,1982年广东省的流动人口只有280,900人,1990年上升到3,314,700人。截至2018年,广东省省际净流入总量为1843.8万。

随着经济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广东将为在此工作的人提供更高收入和更广泛的就业机会。同时,市场也对劳动力的素质和技能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

“我们每年都有一到两次技术培训机会,公司会为此付费。每次培训通过后,工资可以提高500元左右。”谈到未来,黄斌充满活力。

截至2018年底,广东常住人口为1.1346亿,比上年增长177万人,增幅为1.58%。-甘军的照片

从人口红利到人才红利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广东呈现出三大趋势:人口持续流入、人口素质不断提高、人口城镇化率不断提高。与此同时,随着人口受教育水平的提高,有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过渡的趋势。

广东省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改革开放前,人口迁移和流动相对较少,户籍迁移是主要原因。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蓬勃发展,然后制造业转型升级为“智能制造业”。随着时代的发展,广东的人口流动和劳动力流动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首先是流动人口总数的快速增长。1982年,广东省的流动人口只有280,900人。2010年,流动人口达到31,390,400人,比1990年增加28,075,700人,成为全国流动人口最多的省份。根据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东部地区吸纳了流动人口总数的52.9%,其中广东省吸纳了流动人口总数的14.1%。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广东省跨省流动人口(指离开户籍半年以上的外省人口,不包括离开户籍半年以下的外省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24.79%。省际流动人口占广东常住人口的22.22%。

这使得广东的人口红利周期更长。截至2018年底,广东常住人口为1.1346亿,比上年增长177万人,增幅为1.58%。2018年,全省省际净流入为1843.8万人。

其次,流动人口高度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地区。1990年,珠江三角洲的流动人口占全省流动人口总数的84.98%。2000年,流动人口比例上升到92.52%。2010年,珠江三角洲流动人口总数达到2871.2万人,占总人口的91.47%。这个数字还在上升。截至2018年底,广东珠江三角洲核心区常住人口已达6309.9万人。

改革开放前,广东人口的教育水平普遍较低。1964年,有1265.12万人受过小学以上教育,占总人口的34.21%,其中79.84%受过小学教育。改革开放之初,1982年,广东有3576.1万人受过初等以上教育,占总人口的66.58%,其中62.19%受过初等教育。

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结果,在广东省总人口中,大专及以上、高中及初中及小学教育人口分别占6岁及以上人口的11.87%、21.36%、39.32%和23.81%。与1964年相比,每100,000人口中受不同教育水平的人数从383人增加到11,014人,高中从1460人增加到19,846人,初中从5,055人增加到36,458人,小学从27,315人增加到22,065人。

此外,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城市人口相对较少。1953年,城市人口只有368.16万,占总人口的12.03%。1982年增加到1041.3万人,占19.28%。到2018年,广东城市人口为8021.6万,占总人口的70.70%。人口城镇化率仅次于上海、北京和天津,居全国第四位。

人才的流入、学历的提高和城市化共同促进了广东的经济增长。广东省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1949年至2018年,广东国内生产总值从20.27亿元增加到97277.7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是1949年的600倍,年均增长率为9.7%,在全国的比重从1952年的4.3%增加到2018年的10.8%。

此外,广东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在不断上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从1949年到2018年,广东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78元增长到86412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年均增长率为7.5%。

根据国家统计局广东调查组的数据,从1949年到2018年,广东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55.6元增加到17167.7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52年的125.88元增加到44,341.0元。

在这背后,许多像四川老李这样从外省来到广东工作的人已经成为为广东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建设者”。

二十五年前,老李的家乡是四川达州,他毅然决定放弃家乡稳定的生活,去广州工作,因为他姑姑的表弟在广州工作,收入机会也比较高。

“我从一开始就在环保局工作。当时,政府有一项政策,环卫工人的孩子可以在广州学习,所以我留在了这里。那时,我没想到会在这里呆这么久。我在这里呆了20多年。”老李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

他一直在广州市环保局天河二所工作,几个村民也和他在同一个单位。每个人都已经在广州定居了。谈到广州的工作和生活,老李接连使用了“相当满意”这个词。

“虽然工作有点辛苦,但是工资是有保证的,五险一金都完成了,工资不会拖欠,加班也会有加班费。我们的环卫所工作时间是8小时,每周休息一天。此外,我们通常做更多的兼职工作。例如,我的兼职工作是送水和报纸。我的工资超过2000英镑,已经可以养活我自己和家人了。我很满意。”

随着卫生设备的升级,老李的工作更方便了。“和过去相比,现在好多了。有了清洁工和高温补贴,我们主要负责街道的卫生。最好把街道交给清洁工。该部门还更换了许多由不同材料制成的衣服,以适应炎热的夏季天气,所以感觉并不太难受。”

普通工人的改造之路

广东带给老李稳定繁荣的生活。对黄斌来说,他在广东的向上斗争仍在继续。

黄斌过去在他家乡的政府部门工作。他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记者,当时他的月薪只有200到300元,而且经常不发工资。在生活的压力下,已经有了家庭和孩子的黄斌选择了离开家乡去广东。

“我是在2003年出来的,已经伸出了手。当我去广东的时候,我开始是一家电池厂的普通工人,挣400到500元。后来,他在一家电池厂工作了七八年,职位从普通工人升至生产管理岗位,工资逐渐提高,到2011年达到4000元至5000元。黄斌说。

2001年,在深圳CIMC人力资源部工作的黄斌的表弟告诉他,深圳CIMC正在招人。他认为深圳CIMC是一家高工资的国有企业,所以他毅然决定辞去原公司生产管理岗位,回到深圳CIMC做一线工人。

"从一开始,工资将在5000到6000元之间."黄斌说。起初,他还是个普通工人,但黄斌非常勤奋,积极研究新技术。随着不断的培训和工作晋升,黄斌的工资也在上涨,他已经成为一名熟练的焊接工人。

“我想不断提高自己。”黄斌说,“我经常在深圳参加一些技术培训。后来,深圳中基搬到东莞,我也来到东莞,坚持继续训练。现在我们与东莞技师学院合作。东莞技师学院将根据本公司的生产需要设置课程。公司会让我们参与。”

培训通常是每天工作两小时,包括理论培训和技能培训。理论培训通常持续约15至20天,每年有1至2次培训机会。每次培训并通过考试后,黄斌的收入将增加约500元,因此工人们也受到激励。

随着不断的培训,黄斌在公司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东莞中基特种车辆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招聘培训开发经理高刘芸在《21世纪经济导报》上告诉记者,该公司将普通工人、熟练工人和工程师分为三级、二级和一级。同时,这三个层次也是分开的。

“普通工人都是丙级,分为三级。其中,c1是最基本的,即做一些辅助生产工作的工人,而c3有一定的技术含量,被视为半熟练工人。最佳水平是熟练工人,需要技术证书。总共有四个级别。例如,黄斌是b2级工人。在一级,从工程师到总工程师有工程顺序和四个级别。”

目前,黄斌的b2水平已经使他能够税后每月赚取8000元,这可以很好地养家糊口,支付儿子在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用。然而,黄斌对未来有更多的想法。

“我现在是生产线上一名熟练的焊接技师,同时还做一些机器人维护工作。将来,我还想学习焊接机器人的方向和编程。因为我们公司继续用机器代替手工操作,这是发展的方向。我认为很少有人有好的技能,能操作焊接机器人和编程。黄斌说。

工业工人的新机遇和未来

黄莉可斌,越来越多的广东工人正在追求技术升级和改造。

“我从事培训已经有20年了,我对职业培训的变化深有感触。以前,每个人都来训练,主要是为了拿到证书,只要你能拿到证书,你就可以不用训练就给钱。现在情况并非如此。参加培训的人更加重视技术学习的过程。他们觉得如果他们不能学习技术,那就不划算。”东莞技师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张新荣在《21世纪经济导报》上告诉记者。

张新荣说,企业也是如此。这不仅取决于培训证书,还取决于个人工作和解决技术问题的能力,以便他们能够得到相应的报酬。

东莞技师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叶桂强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上告诉记者,东莞是一个拥有大量工业工人的制造业城市。为了进行产业转型,需要高技能人才。目前,东莞有许多初级和中级人才,但高级人才仍然短缺。工人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企业缺乏高技能人才。

“我们发现一些工人甚至愿意支付1万元以上的培训费用。因为这些人接受培训后,他们在企业中的地位提高了,工资也提高了。”叶桂强说道。

个人转型升级背后是广东整体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

“我在2008年来到这家公司,当时农民工的平均工资是770元,大约是1100元,现在是4000-5000元。”智通人才连锁集团相关官员表示,随着广东产业的升级,普通工人的招聘越来越少,对工程师和工程师助理的需求越来越大。涉及的方向包括机器人维护、编程等。

对高技能人才的需求的确是广东企业的心声。

“我们的企业以前经历过工业设备升级和制造技术升级,但我们工人的技能水平跟不上形势。”大电流云说。

作为一名人力资源经理,高刘芸也遇到了招聘困难。

“从去年5月到7月,我们找不到适合我们机器人位置的人。去年,该企业的生产能力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机器人相关的技术工人有40人,但只有25人在值班。为社会招募熟练工人通常会导致基础差和适应性差。如果你招聘十名员工,你可能会有九名。”

最后,东莞中基与多所理工大学合作,选拔优秀毕业生,努力培养人才,最终解决了人才空缺问题。

“目前,80%的机器人团队是大学生,其他团队将在未来跟随这一趋势。”高刘芸说。

新一代学历较高的技术工人正逐渐成为广东新工人的主流。黄斌的儿子在河南的一所大学学习轨道交通和高速轻轨技术。黄斌说他的儿子大学毕业后非常想在广东发展。"将来,如果他来这里发展,他会在这里定居下来."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 贵州快3 河北11选5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